四一AGAPP|首页 > 无敌外挂系统 > 第一千一百二十章 再遇天临门
????“我知道错了,求求你,饶了我,饶了我啊!不然我要永世诅咒你,让你不得好死,我恨你,我要不得好死!”

????一股血气环绕萧叶身旁,极强的怨恨,后悔,悲伤等负面情绪上涌,让萧叶的一只眼睛变成了血红色,他心底不断涌上杀意,想要将所有人灭杀,渐渐的,血气将他全身包裹,只漏出两只猩红的眼睛,似乎能够看穿一切,藐视苍生。

????“这小子到底杀过多少人?竟然有这么庞大的血气,他的领域……是在用死灵的负面情绪提供力量吗?这个疯子,他就不怕走火入魔,彻底沦为一头大魔。”

????郑志浩心生惧意,他的血气和萧叶相比简直就像是牛身上的一根毛,不堪一击,瞬间便被萧叶的力量同化,吞噬,甚至他手臂的血肉隐约有了枯萎的迹象,那是死气蔓延的象征。

????“魔屠道法,魔屠焚天衍!”

????“轰~!”

????原本平静上涌的血气突然躁动起来!就像是烧开的沸水翻腾不止,一道极具死意的道剑锁定虚空,向郑志浩迎头劈下!道剑所过之处虚空崩塌星辰碎裂,郑志浩心中大骇,硬着头皮将自身所化道剑向前劈去。

????“既然你找死,那就看看谁的头更铁!”

????“轰隆~!”

????两股巨大的力量相撞,死气海洋瞬间扩散,将方圆百里内的一切生灵吞噬,绿树匆匆的山林变成了一片死灰色,就连地上的小草也在迅速枯萎,变成死气的一部分,郑志浩的骨剑迅速燃烧,破碎,在死气海洋面前不堪一击,迅速瓦解。

????“不可能!这不可能!”

????郑志浩凄厉的大吼,他的身体被劈碎了一半,就连自身的道都在迅速燃烧,化为虚无,身体上的伤势远不及他内心的受挫感。

????“郑志浩,你输了。”

????萧叶散去死气,收起死亡领域,出现在郑志浩面前,顿时郑志浩瞪大了眼睛,原来和他对斩的那道力量竟然只是一个死灵幻化的而已。

????“我……竟然都逼不了你亲自出手吗?为什么,为什么你会强大到这种地步?你只是个半步神帝境修者而已,难道咱们之间的差距会有这么大吗?”

????渐渐地,郑志浩的伤势恢复,但是他的道心受损,境界恐怕此生都不会再前进一步了。

????“我说过,我会留你一命,说话算数,带着你的人从水冥门撤出去吧,否则我会进行铁血镇压,到时候未免不会生灵涂炭。”

????“你放心,手下败将,无颜再驻扎此地了,不过你也要小心一些,我在浩业府论实力和天赋只能屈居第二,我大哥郑东乾无论是实力还是天赋都远胜十个我,你将我们赶出这里,或许他会来找你算账,他可没有我这么光明磊落,告辞。”

????郑志浩对萧叶抱拳一拜,带着浩业府的残存弟子离开了水冥门。

????“我倒是很期待你的大哥,到时候,或许我可以帮你扫清前路,也算作是你给我情报的报酬。”

????不过这些话郑志浩听不到了,短暂的停留后,萧叶撕开虚空,带领着众人前往下一处领地。

????昌宗,坐落于秦岭最边缘的角落,是一个三品小势力,宗主只是个无上武神境六重的修者而已,秦岭刚刚被外来者踏足的第一天他们就被天临门给占领了,对于他们来说,六品势力无异于是个庞然大物,高不可及的仰望存在。

????“萧叶小友,天临门咱们可惹不起,他们可是有大神帝境强者存在的六品势力啊,我看……不行咱们就算了吧,若是连累了你,老夫可没脸活在这个世上了。”

官方ag游戏 ????昌宗的宗主是一名上百岁的中年男子,名叫昌黎幕,做人堂堂正正,这些天一直跟随在萧叶身后鞍前马后,收复领地,这一刻却有些犹豫了,别看五品势力和六品势力只差一个小等级,但是实力确有天壤之别,毫不夸张,有的五品势力甚至还不如他们麾下一座城池强大。

????“这么夸张?!昌宗主,你所言属实?若真是这样,萧叶兄弟这次前去可就没底了,要不,咱们从长计议?”

????张进子有些犹豫,显然被他的话给镇住了。

????“哎~当年我亲眼所见,一个五品势力强者杀了一名六品势力长老的亲传弟子,结果那名长老亲自出手,率领麾下一座城池将那个五品势力从版图上抹去了。”

????“不用怕,若真是天临门,他们会敬我如座上宾的。”

????萧叶淡淡一笑,并没有将天临门放在眼里,几个月前他们的老祖陈道染可是亲手被魔屠道人灭了,这个阴影恐怕至今还笼罩在他们心头。

????“几位,请止步,前面是我们天临门的地盘,若是你们走错了方向现在回头还来得及。”

????萧叶几人刚刚踏入昌宗的地盘,两名弟子便拦下了他们,虽然嘴上很客气,但是脸上轻浮的表情说明他们根本没有将这些土着放在眼里。

????“让开,我有事找你们天临门驻扎此地的强者,若是耽搁了,小心拿你试问。”

????“什么!?找我们少主?小子,你疯了吧?跟你客气两句你还真当自己是个人物了?!现在滚还来得及,你们这些肮脏的土着,还是碍眼,啐!”

????一名弟子面露不屑,伸手作势就要推搡萧叶。

????“啊~!”

????一声凄厉的惨叫从这名弟子的口中发出,他伸出的手臂以极其扭曲的姿态弯曲,白森森的骨碴刺穿皮肤,暴露在空气中,鲜血像是不要钱一样流淌而下,然而从始至终他都没有见过萧叶动手。

????“你!你竟然敢跟我对手!你废了!你完了!我是天临门的弟子,你们这些该死的土着,就等死吧!来人!有人来闹事!”

????弟子歇斯底里的怒吼着,从城池内冲出来数股强横的气息,其中一股甚至达到了神帝境七重!昌黎幕面色大变,急忙站在了萧叶面前,若是萧叶死在这里,他可就成了秦岭的罪人。

????“安心,昌宗主,他们翻不起什么浪花的,萧叶兄弟有把握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