很多时候,离别并不是沉默的笙箫。

  往往不说话的时候,战术研讨室内,十几个人或坐或站。

  邓振华无聊地用手指抠着身旁假人眉心的弹孔,史大凡虽然手头拿着一份杂志,却翻来覆去,一看就像是课堂上不认真听讲只顾着看插画的学生。

  强晓伟和郑三炮倒是安静,可他们两人就那么席地而坐,眼睛直勾勾瞪着战术研究室的门,似乎下一个瞬间门就会被推开,他们等候的人也会出现。

  至于耿继辉,则抱着膀子站在一边,静静看着此时已经一身常服,脚边放着提包和背囊的庄焱。

  比起B组的小年轻们神态各异,A组的老鸟们倒是显得平静许多。

  只是一名少校带着五名军士长,就靠着沾染了硝烟的痕迹还残留着不少弹孔的墙壁,按照队列顺序一字排开,怎么看,怎么不像是在休息。

  所以当萧辰推门而入的时候,看到这一幕,连他自己也愣住了。

  “你们这是干嘛呢?好不容易捞着休息,不出去浪,在这连太阳都照不到的地方窝着干嘛?等着身上长毛啊?”

  一如既往地损,两个突击小组十几号人,听到这句话顿时脸上都露出了哭笑不得的表情。

  “你小子。”

  高中队本来还皱着眉头。

  这里所有人的情绪都是一样的,谁都舍不得萧辰离开。

  本想着在这么伤感的时刻,多少会打破固有的严肃和紧张,说一些煽情的离别话语,再以茶代酒痛饮几杯。

  哪知萧辰一出现,他们预想中的气氛全都被破坏了。

  “马上就要离开狼牙了,就没点什么话,想跟兄弟们说?”

  高中队算是看出来了,要论装,还是萧辰最能装。如果自己不逼迫他,也许萧辰会一直装着轻松惬意,直到他拎着提包踏上火车,然后找着一个没人的角落,偷偷地鼻涕一把泪一把。

  这不符合高中队的做事风格,可他却知道,这绝对是萧辰的做事风格。